设计观点

李银河采访者营养

2021-01-16 03:15:51 来源: 兰州家居网

李银河

采访者:

受访者:李银河

“性学专家”、“自由战士”……这是贴在李银河身上的一堆标签;大谈社会公众事件、提出尖锐观点引发一场场舆论风波,似乎也是她的“规定动作”。可这一次,来到南国书香节,李银河却让人“失望”了。因为她决定,抛开研究者批判的一面,好好聊聊自己。

她要聊关于生活、爱情、写作,这也是她的新书《李银河:我的生命哲学》中的主题。当说起这些时,61岁的李银河变成了一位感情充沛的女人,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眼神温润而亲昵。唯有谈起王小波时,她的眼神会闪烁,并陷入长时间思考;而一旦说到文学、哲学,她又立刻滔滔不绝起来。没有了沉重的社会议题,李银河不断强调自己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追求 “生命是多么短暂,我想让自由和美丽把它充满”。

●谈生活

“人生就是在痛苦和无聊这二者之间像钟摆一样摆来摆去……我已经经过痛苦的阶段,到达了无聊的一端,难道人生只能如此了?这次阅读有了新发现,这就是他所说的 睿智的生活 ……这就是叔本华为我指的路。”

《叔本华的人生哲学》

新快报(以下简称“新”):时隔五年推出这本书,这期间是否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想写这样一本书?

李银河(以下简称“李”):这本书有很多内心独白,这是它最大的特点。其实就有点像写日记,自己跟自己说话,从中完成自我治疗和自我修炼。我以学教活动促进“三民”深入开展;二是通过“三民”活动的有效深入开展会看一点哲学书,告诉自己看开点,完成自我治疗。

实际上,这是三本书套书中的第一本,八九月份,我会推出《我的心灵阅读》,里面是读书笔记;第三本暂定叫《我的社会观察》,是关于我的研究领域,婚姻、家庭、性都有涉及,还有一些时评。

我还在写一本《静修之书》,记录每天想到的如何使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的方法。

新:你书中多次提到叔本华,他的哲以莫斯科大公国为中心学对你完成这种自我治疗是否产生了影响?

李:是的,我特别喜欢看叔本华的生命哲学。我在书中提到了“叔本华钟摆”,这个词是我发明的。当人有欲望满足不了的时候,他就停留在痛苦一边。当一切欲望满足后,人生就去到无聊的一边。人生就是这样,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摆来摆去。难道不能有其他选择吗?其实叔本华还是给人指了一条明路 那就是审美的生存,追求美和创造美的人,他们就可以摆脱欲望和无聊。

新:所以这是你现在追求的境界吗?

李:我现在就是努力走这条路,希望能够做“第三种人”。实际上,福柯也有一句类似的话,应该把自己的人生塑造成一个艺术品,人的生活应该成为一个艺术品,普通人都应该成为一个艺术家,你的作品就是你的人生。

你应该去发现美,享受美,有这个才能去创造美。我曾经跟小波说过,我要试着创造一点点美,所以现在写点小说,也算是靠拢了吧。(编者注:李银河小说《爱情研究》在《花城》今年7月刊上发表)

●谈文学

“有个朋友生了个女孩,这孩子很怪,从四五岁起,坐在钢琴登上就下不来,父母叫吃饭都不乐意下来。我开始写小说的时候就有点像这个小女孩。虽然很可能不知所终,但是自己非常享受这个过程。”

《我的编年史》

新:你书中说,写小说必须心有郁结。所以你写不好小说,是这样吗?

李:心里的郁结,不能说一点没有,但跟王小波比,就是差远了。我家里环境比较好,他经历的世态炎凉比我多。还有莫言,他小小年龄就在赤贫线上挣扎,他心里不平的感觉特别厉害。我写的小说,一般都比较轻松,没有特别沉重的东西,因为我心里一点都不沉重,所以写不出沉重的东西。

新:王小波曾经评价过你的文字是“不低,但扔在地上还跳不起来”,作为一个学者,是不是文学性的东西是你的弱项?

李:我觉得小波的那个评价挺中肯。一个作家曾经讲过,风格是天生的、与生俱来的,我的文字也有风格,非常简洁、轻松、直白,一点儿也不华丽,感觉比较质朴吧。

我觉得我的文字还是不错的。它绝对没有八股味儿,有人帮我起草讲话稿,我一看就受不了,一看就能看出来不是我的手笔。

新:你欣赏哪位作家的文字风格?

李:说到文字风格,就王小波和冯唐,这是我欣赏的。我最早看冯唐的杂文集《活着活着就老了》,我一翻,的确比较震惊,冯唐的文字非常好,特别有才气。后来我帮他编了一本书《如何成为一个怪物》,我还写了序。

他的小说也有看过,我觉得,他的青春三部曲一般,到《不二》有点境界了。不过冯唐文字更显长,还是杂文。

新:那你觉得你自己写的小说怎么样?

李:我对写小说真的是非常不自信。我原来写了一本虐恋小说集,到现在不敢发表。我想让这个故事再沉一沉,让文化再变迁一下,尺度再宽一宽再出。最近我的《爱情研究》在《花城》上刊登了,也算是得到一点认可吧。

当初冯唐给我的小说提了两个意见:第一说是有论文味,第二是缺细节。可是有美国作家戴维斯说过,小说可以是各种各样的,有的小说一段话就是一篇小说,小说完全可以忽略形式,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鼓励。我的小说有论文味,谁说不可以呢?谁说这不可以是小说呢?我就是想这样表达嘛。

●谈爱情

“与小波的爱实在是上天送给我的瑰宝,回忆中全是惊喜、甜蜜,在金融稳定性、资本市场和金融服务门槛三大领域巴西亦落后于人。报告说小波的早逝更诗化了这段生命历程,使它深深沉淀在我的生命之中,幸福周密细致地组织此次活动感难以言传。”

《爱情回味》

新:你觉得真正的爱情发生几率很小,是吗?

李:的确,真正互相迷恋的 ,发生的几率不高。尤其是人们越来越物质了,恨不得嫁给钱,年轻女孩都想嫁入豪门。在这种情况下,爱发生的几率更低了,好莱坞的电影虽然俗气,但它都是讴歌爱情,因为真爱真的是比较少见,比较美好的东西。

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跟我一样有这个幸运,在自己的一生里,碰上自己的 之爱。

新:那现在,你是怎么看待爱情在你生活中的位置?

李:爱情在我的生活中是很重要,很美好的回忆,回忆王小波,我每年都会去扫墓,写个微博。其实,这个东西就是历史,已经是作古的人了吧。

新:那会相信自己还会遇到爱情吗?还会期待爱情?

李:期待……哦……(她嘴唇微张,犹豫了很久)这个事有点隐私,我就不谈了吧。(这是她采访过程中唯一拒绝回答的问题)

●谈自己

“人生苦短,让自己的生活变成审美生存,把自己的人生塑造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只有审美的生活才值得一过》

其实我是非常忽略性别的,尤其是到了这个年龄

新:书中你说,现在被说成“那个写博客的人”,你觉得痛苦无奈,为什么?

李:我至少应该是搞社会学研究的人啊,虽然那些专著不太有人看,但相比之下,学术书在社科学界算卖得好了。我很多书都卖了几万本。

新:经常有些友会在你博客中攻击你“老太婆”,你好像也完全不介意?

李:其实我是非常忽略性别的,尤其是到了我这个年龄,更忽略了。现在性别已经没有意义,更多是一个精神的存在。有人说我长得难看,是一个丑老太婆,我也没有觉得太难受,特没有价值。因为我的价值不在肉体上,而在精神上。

新:现在社会上很流行“腐女”,就是喜欢欣赏同性恋的女性,请问你是“腐女”吗?

李:(笑)我要说,虽然我研究同性恋,但我不是一个“腐女”。我不太爱看同性恋的电影或者小说,我是欣赏不了的。

(实习:李万欣)

合肥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太原好医院妇科
南宁白癜风治疗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