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天才相士第章六脉逆心营养

2021-01-15 03:19:57 来源: 兰州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2300章 六脉逆心

元神一气化三清

“説这些糟心的有的没的做什么,只要我老骗子过的舒心,多活一年,少活一年,又算得了什么,时间和生命不过都是浮云罢了,唯有经历过的事情,才是真正值得去铭记!就算是老骗子我现在死了,这辈子我品尝过的美酒和女人,也够叫我含笑九泉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场内那静默而又略带感伤的气氛,老骗子嘿然大笑的插科打诨道,不过那爽朗的笑声,在这静寂的场内响起,却是更平添了几分悲怆,而后老骗子将袖子捋起,走到林白跟前,笑吟吟道:“林老弟,你报告期内看,就是这玩意儿搞的鬼!”

林白闻言望去,只见顺着老骗子左右手的脉门之上,蔓延出六道淡淡的黑线,那黑线就像是什么深入肌肤的虫子一样,攀附与体表,只差一线,便要碰触到肘窝。

“这是什么?”饶是林白见多识广,却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古怪的画面。虽然望着那左右手统共的六道黑线,他本能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生出,但一时间却也是不好断定这黑线,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程武癫的确是所言非虚。

“病!不折不扣的病,而且还是要命的病!凭人力,不能治!”程武癫闻言,苦笑摇头,缓缓道:“林老弟,你看看我这兄弟胳膊上黑线生出的位置是在哪里。”

“少商穴,少泽穴,少冲穴,关冲穴,中冲穴,商阳穴!”林白闻言向着那黑线所衍生出的位置望了眼后,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眉头更是拧成了个疙瘩,疑声道:“难道这黑线是蔓生与六脉之中不成?”

此前林白所念出的穴道,均是处于人手上的重要穴道之一,而且这六个穴位,每一个穴位,都是与人体的一处经脉相连。

少商穴连接的是手太阴肺经;少泽穴连接的则是手太阳xiǎo肠经;少冲穴连接的是手少阴心经;关冲穴连接的是手少阳三焦经;中冲穴连接的是手厥阴心包经;而商阳穴,连接的则是该区的投资环境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手阳明大肠经。

这六条经脉,占据了人体十二经脉的一半,可説是与人的性命息息相关,纠缠在了一处。而常人之所以会説十指连心,实际上也是在説这六个穴位连接的六道经脉。

正是因为这六道经脉最后总体融汇于心,所以只要手上的部位受到损伤,就会让心脏感受到一种刺痛,寻常人不通医理,所以就认为有不可见之力,连接手指与心脏。

但不管怎么説,这六条经脉,都是人体之中至关重要的环节,哪怕是出现一丁diǎn的异常,都是要了命的症状。更不用説如今老骗子的这六处经脉之上,竟是出现了这么一道诡异的黑气,就算是那种走江湖的赤脚医生见了,也会觉得事情不对头。

“不错,这黑气的确是与我这老弟的六脉连接在了一体,而且是他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就带上了。有这黑气存在一日,我这老弟就一日不得安宁。説句简单些的话,有这黑气的存在,咱们过一天,对我这老弟来説,就是过两天。一天当成两天来过,你説就算是铁打的人,能撑得过去吗,又怎么可能不衰老成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

程武癫闻言苦笑diǎn头,声音都变

得哽咽了许多,很显然,老骗子身体出现的这症状,乃是他的一块心病,这心病一日不除,他便一日不得安宁。

“旁人都以为我这老弟是不愿意如我一般修习古武,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所以才会衰老成这幅样子。但只有我最清楚,他不是不想如我一样修习古武,而是不能,因为六脉逆心,如果修习古武,气血行走过快,他就不是一日当成两日,而是一日当成数日来过了!”

“林老弟,你以为我程武癫拼了命的给他资源,我镇18个村(居)按照“农家书屋”工程的要求帮他炼丹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为了满足他喜欢炼丹的嗜好,我家中没有金山银山,也不嫌那些灵药烫手,又怎么会舍得让他拿去跟大白菜一样的烧,我所为的,还不是想要给他找到一线希望!”

“六脉逆心,这是我程家的夙命!每一代之中,都有一人要承受此命,而但凡是身受这六脉逆心痼疾之人,年都活不过四四之数!甚至这个数字,连一天都不会多,一天都不会少,旁人的中年生日,对我程门得了此疾之人,便是祭日!”

“而我这老弟,再有五天,便到了他这一生最要命的节diǎn!若是能撑过此劫,他的寿元就会增衍,就无需再担心此疾的束缚。天地异变之前,我是连想都不敢想有什么可以改变的,但如今天地变了,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替我这老弟搏一搏,与他这该死的病,与他这该死的命搏一搏,我为什么要让他屈服与这病,屈服与这命?!”

一字一句,恍若杜鹃啼血,将程武癫的心声完全道出,説到最后,老人已是泣不能成声,一度哽咽的无法自语。但自始至终,林白并没有打断程武癫的话,或者劝慰什么,因为他知道,为了这些事情,程武癫身上背负的东西,一定太多太多,对于而今的他而言,最好的事情,不是什么人的宽慰,而是倾诉,将心中背负的这些,倾诉出来!

这是病,但又何尝不是命!因为这是病,所以林白才无法从老骗子的面相之上,看出端倪;但这种病,和六脉紧涉,使得六脉逆心,使人苟活于世间一日,便如同寻常人度过了两日,所以,这又何尝不是命?!

痼疾不可治,但命又什么时候能改过?!

林白很清楚此时此刻程武癫心中的感受,因为他就曾亲自体味过这种感受,当初李天元撒手人寰之时,他又何尝不是没有想过逆天改命,再续寿元!但可惜的是,当时的他,力有不逮,而李天元的痼疾也根本无法承受逆天续命带来的损耗!

在当时当刻,哪怕只是还有一线希望,林白都要拼了命的去争取!当初的他如是,如今的程武癫,又何尝不是如此!

但程武癫比林白幸运的是,当初的林白是完全看不到希望,而他程武癫却是还有一线机会,既然还有机会,那程武癫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替自己的老弟争上一争?!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开口,眸中神光湛然,一字一顿道:“这一趟,我走了!我要与你等携手,与病斗,与命斗,看看到底是这病,这命更不可改一些,还是我们这些人的决心更不可动摇一些!”

东营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太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北京男科治疗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