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最强剑神系统第四百零一章回归

2020-08-12 06:30:45 来源: 兰州家居网

最强剑神系统 第四百零一章 回归

【答辩还有一周,论文还一直被要求修改,今天晚了,抱歉》_《】

“昔日荣光……必将复辟……”

粗大猩红的雷霆撕裂虚空自天穹尽头贯彻而下,像是道道血河般驰骋于这片天地间,将这片天地映衬的森然与恐怖,苏败只觉得阵阵犹如凄厉的鬼啸声在他耳旁时刻回荡着,待到他睁开双眼的刹那,死寂的剑城在他眼前清晰的显现出来。

“血……”

血腥味扑面而来,苏败举目望去,天地间竟是挂着一层血幕,如血水般的雨水正滂沱而下,血幕中的剑城显得异常的森冷和恐怖,如同地狱鬼城现世。

而下方的石碑上竟是闪现着猩红的血光,这些石碑仿佛将这场血雨吸收。

“这就是大荒吗?嘎嘎,我双翼血龙一族世代被囚禁在剑域之图,今日老天开眼让我饕餮离开那鬼地方,不过这里怎么也如此邪门,居然还下起血雨,师兄这是什么地方?”高亢的龙吟声在血幕下响彻而起,道道涟漪自苏败的后方显现,双翼血龙等凶兽的身影缓缓而现,各个眼神凝重的盯着这片天色。

猩红的血雨滂沱而下,苏败御空而立,他静静的凝视着这座死城,低语道:“剑城,据琅琊宗的强者所言,这座剑域之图就是依附这座剑城而存在,原本这座剑城中也弥漫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不过眼前看来,这股神秘的力量应该已经消失了。”

“难道眼前这一幕真的与我进通天剑楼有关,还是因为我将那柄剑拔出来?”苏败眉头微皱,幽暗的鲲鹏双翼眨眼间便是在他背后显现,苏败双脚轻点,整个身体已暴射而出:“这座剑城原本就邪门比,而如今又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不宜久留。”

双翼血龙和金乌等凶兽也纷纷暴射而出,尖锐的破风声在死寂的街道中响起。

哗!哗!

苏败低眸望着这乌黑发亮的石道,他注意到这血雨淌落在石道的刹那,论坡度高低,血水竟是哗哗的向着后方流淌而去,而那里便是一片石碑林立。

一股压抑比的气息在苏败心头弥漫,苏败一言不发的向前疾驰。

黑暗的天空中,不时的有猩红的雷霆闪现而过,地面上的鲜血已经没过了苏败的脚面,待到这血雨即将没过苏败的脚腕时,那座气势恢宏的巨门方才出现在苏败的视线尽头处。

不知材质的黑色城墙上闪烁着猩红的血光,如同苏醒的远古凶兽,慑人心魂的凶煞气息弥漫,仿佛要将苏败阻挡在这座剑城中,苏败双手立即晃动而起,玄奥的剑印在他的指尖凝聚而现:“一元剑阵!”

璀璨的光芒乍现,一元剑阵拖动着刺眼的光芒向着城门暴射而去,所过之处,滂沱的血雨纷纷向两侧倒卷而去,这道剑阵轰向空荡荡的城梦,撕裂这道可怕的凶煞气息。

趁着这一刹那,苏败立即冲出这座剑城。

“昔日荣光……必将复辟……”

嘶哑的声音蓦然在这片剑城中响起,苏败立即转过身望向空荡荡的城门,就算血雨纷纷也掩盖不住那城门中的景象,朦胧的雨幕中似乎有着庞大的虚影闪现着。

“那些鬼东西该不会也通过剑阵爬出来了……”双翼血龙惊疑不定道。

“还是说剑域之图的出口再次被打开了……”

饕餮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他低眸望着脚下哗哗流淌的血雨,急促道:“不管如何先离开这鬼地方在说,小子你们当初是如何出现在这座剑城的?”

“剑阵!”

苏败指着视线尽头处若隐若现的祭坛,当初琅琊宗强者就是通过这座剑阵带他们来剑城,如今只要运转这座剑阵就能够离开此处,直接回到琅琊宗,“琅琊宗……如果这些货随我踏上这座祭坛,那岂不是就会出现在琅琊宗中,琅琊宗可不是剑域之图,在那里,琅琊宗强者的力量可是没有受到任何的压制。”

苏败侧过头望向双翼血龙和饕餮等凶兽,若是以往,他巴不得这些货傻傻的冲进琅琊宗。

苏败的这种想法在站在祭坛的时候立即荡然存,因为他记起来,这座祭坛并非是固定传送的剑阵,也就是说这道祭坛的彼端并非连接的是琅琊宗中的祭坛。

“点动剑阵别磨蹭了,再磨蹭的话,里面那些鬼东西恐怕是要爬出来了……”双翼血龙低吼道,巨大的双翼徒然狂振着,如同实质的能量似洪水般贯彻而下。

整座祭坛立即剧烈的摇晃起来,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将苏败的身体彻底淹没。

“我告非……”苏败顿时觉得眼前的猩红雷霆以及血水化作虚,顿时有一股晕眩感在席卷而来,待到这种晕眩感消失的刹那,苏败的身体立即消散。

双翼血龙立即迫不及待的冲向祭坛,饕餮和穷奇等凶兽紧随其后,这里的怪异让他们有种本能的畏惧,仿佛在这里多留片刻就会万劫不复。

轰!

待到祭坛光幕消失的刹那,整片天地间再次变得暗淡关,唯独雷霆游动而出的刹那,黑暗的天地间方才有些光亮,这座剑城就静静的矗立于血雨中,阴森恐怖。

“昔日荣光……必将复辟。”

……

这是一片荒芜比的古地,数座零零散散的宫殿矗立于残阳中,而在宫殿的正中央则有一座破碎的祭坛,就在此时,祭坛上徒然泛起暗淡的光芒,一道笔直的身影自祭坛上缓缓而现。

苏败双眸缓缓睁开,抬眸望着这陌生的环境,微松口气,幸亏这座祭坛没有将他传送至其他的危险地域,只是这里又是哪里?

“本皇终于从那鬼地方出来了,从今以后本皇就是潜龙出渊,大荒的强者你们就为本皇的来临感到颤抖吧!”狂妄嚣张的嘶吼声在后方响彻而起,苏败有些奈的揉着头,他前脚刚刚迈出祭坛,数道雄浑比的气息就在后方撕裂出来。

“这就是大荒吗?”

锋利的眸光扫过这片空旷的天地,金乌漠然的眸子中难得闪现出些许狂热,他们原本就是凶兽异族,若非剑域之图的镇压,他们如今恐怕都已经成长为一方主宰,而如今离开剑域之图可谓是潜龙出渊。

“应该是大荒,只是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苏败应了一句,其眉头皆是猛然一挑,他注意到这片天地间的灵气竟是有种沸腾的迹象,一股股可怕的力毫征兆的在天地间渗透而出。

“要突破了……”

双翼血龙低吼道,一股恐怖比的气息自他体内疯狂的涌现,这片天地间的灵气居然不受控制的向着双翼血龙的体内灌注而去,双翼血龙背后双翼立即舒展开来,暴掠向天际。

金乌和饕餮也纷纷暴掠而出,他们体内的气息正疯狂的起伏着。

“这些凶兽在剑域之图中修炼百余年,原先因为剑域之图的力量将他们的修为镇压住,而如今失去这股力量的镇压,以他们百余年的修炼底蕴,实力恐怕是要暴涨。”

苏败轻声喃喃道,语气中带着些许幸灾乐祸,“这些凶兽和荒琊五宗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恨,如今他们脱困,又突破至先天境,荒琊五宗的强者这下有的受了。”

可怕的威压在这片天地间弥漫,一道道灵气风暴在天穹上空显现,旋即便是如同洪水般向着双翼血龙等躯体灌注而去,苏败知道这是天罡境突破至先天境的重要一步,引天地灵气淬炼自身的躯体,只要能够支撑过去,不仅自身的实力会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连自身的躯体也会有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苏败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苏败虽然记住宣扬涯的修炼心得,但终究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如今有幸观看自然不会错过,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如同惊虹般的剑光自天际处撕裂而出,携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向着双翼血龙直掠而去……未完待续。

武威治疗白癜风方法
小孩不消化是什么症状
类风湿关节炎新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