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临时监护人第一百零八章像个正常上班族

2020-08-12 06:10:56 来源: 兰州家居网

临时监护人 第一百零八章 像个正常上班族

吉原直人看看面前的燕麦粥,又看看搭拉着眉毛的星野菜菜,暗自发笑,冲桌子对面的小月弥生挤了挤眼睛。

这是他们这个临时家庭的日常早餐,桃宫美树还在厨房里煎着蛋、培根,油花滋滋有声。

看着吉原直人的怪模样,小月弥生双手合什低头恳请他千万别乱说话——昨天晚上星野菜菜出了大丑,今早坐上了饭桌还没吭过一声,她很担心。

这事说起来有些难堪,发生的事放在任何女孩子身上都接受不了,而且也不能完全怪星野菜菜……

桃宫美树简直是个完美的家庭主妇人选,厨艺好到不行,加上家里又不缺钱了,变着法儿给这一大俩小准备料理,生怕他们吃得太少。

星野菜菜呢,以前是过苦日子的,养成的习惯就是有什么吃什么,有多少吃多少,每次都要把她那份最后一滴油也刮进肚子里。

即便是成了有钱人,这种十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是那么好改的。

桃宫美树发现每次准备的料理星野菜菜都能吃得干干净净,怀疑她是到了身体发育的时间了,生怕饿到她了,每顿饭添点,每顿饭添点,并且增加了肉类的份量。

结果最终酿成了大祸!

昨天晚上星野菜菜说肚子疼,进了洗手间后便死也不肯出来了。一直等到吉原直人应酬完了回来,桃宫美树和小月弥生还在洗手间前叫门呢!

于是吉原直人也加入了叫门的行列,最后威胁再不给开门就要拆门板了,星野菜菜才闷声开始讨价还价,最后只准吉原直人一个人进去。

吉原直人当时喝得有五六分醉意了,满头雾水不知道这家伙又在家里搞什么飞机,但进去一看就笑出了声——星野菜菜拉了好长一条臭臭,把马桶堵了。

其实这种事说起来是没什么稀奇的,谁敢拍着胸脯说一声自己从不拉臭臭?五谷轮回,人之常情!美少女就不用上厕所了吗?

但是这种事发生在星野菜菜这种臭屁精身上,简直是有毁天灭地一般的威力!臭臭冲不下去,她是死也不肯让人看到的,自己躲在里面拿着皮栓子怼了半天,又拿桶装了水硬灌,结果彻底把管道堵了,洗手间里直接水漫“金山”。

她是看了一肚子闲书,但书上也没教她怎么修马桶啊!

她无奈之下,皱着一张小脸搭拉着八字眉把她最信任的吉原直人放了进来,本就又羞又恼了,看到吉原直人进来牙都要笑掉了,顿时恼羞成怒,举起皮栓子就要“杀”他灭口。

吉原直人哈哈大笑着顺势夺过了皮栓子接着怼,发现确实怼不动。星野菜菜早试过了,黑着一张脸在旁边给他分析水压空腔之间的关系,内压的特性,从物理角度释释需要多么大的Mpa才可以打通管道,叨叨个没完,但有用的建议没有——要有她早自己上了。

吉原直人忍着笑出去找桃宫美树要了软管保鲜膜胶带,封了马桶顺了软管进管道内部,将自来水阀门拧到了最大,猛冲了半天才算把管道打通了,免了全家人无法上厕所之灾。

星野菜菜自感丢了大人,撅着小嘴向吉原直人小声道谢后便把他一脚踢出门去,自己拿了拖布开始收拾洗手间里的烂摊子。

收拾完了,她不发一语爬上了半层躲了起来——那里是她的安全屋。

小月弥生和桃宫美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水漫金山的壮举,吉原直人也没把这么丢人的事当笑料来讲,但她们只是猜也猜得到了。

不然一个女孩子有什么理由躲在洗手间里不出来?

等都睡下了,桃宫美树陷入了深刻的反省当中,不过倒没怀疑星野菜菜是吃得太多,而是觉得最近料理太过讲求精致,粗粮太少。

于是早上起来,摆到众人面前的就成了燕麦粥——富含植物纤维,对通便有奇效。

星野菜菜看着这碗燕麦粥感觉想死,她能保持只是眉毛搭拉着已经尽了全力了,都不敢看吉原直人的脸。

万一看到一张万恶的笑脸,那是打死他呢,还是自己气死?、

吉原直人也不难为她,转头开了电视打算看看晨间。他以前是不看的,但现在户布织会经常和他讨论时事,为免在交谈时像个傻瓜,他现在也要看看里有没有报道什么对公司经营有影响的事。

他一连换了几个台,最后在一个航拍画面中停了下来。这个和市场信息、政府政策之类无关,他只是好奇——

一段公路及两侧的商业区被拉上了封锁线,公路上草草搭了一个棚子,正不断有警察在棚子里面进进出出,繁忙之极。

只看画面,看样子是凑不过去,又不甘心,便直接出动了直升飞机远远进行航拍。

估计不是小事。

他伸耳听着画外音的解说,“……据相关人士透露,警方在昨夜凌晨三点钟突袭了连环绑架案疑犯的据点,现场发生了激烈枪战!同时警视厅封锁了私立上东大学,有大批警员进入展开了搜寻工作,目前还没有明确消息表明警方工作成效,也没有公布绑匪身份以及人质是否安全!本台将持续关注案件进展,要了解案件最新消息,请锁定BCG频道!”

吉原直人一边听着一边碰了碰星野菜菜,说道:“上东大学被封锁了。”

星野菜菜垂着眼睑,轻声说道:“我听到了,又不关我的事。”上杉香没了,她不觉得她和上东大学再有关系了,反正那种二流学校求她去上学她也不会去的。

吉原直人也就是随口闲聊,看她不在意又换了几个台,发现早间中昨夜警察大战绑匪是重头戏,个个都在说。他每个都留意了片刻,但没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心中是有些欣慰的。

西九条琉璃那女人昨天下午还没头绪到要借酒消愁,没想到动作神速,当夜就找到线索和绑匪干起来了,不错不错!

吉原直人不觉得在城市靠近中心的区域有什么悍匪能逃脱警察有准备的突击,这案子八成算是结了。他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订个庆功的花篮给西九条琉璃送去,不是说势利,交情这东西都是平时一丝一毫积累出来的,不然你指望和别人一见如故,白头知交吗?

西九条这女人功利心强了些,想当大官,不过这没什么好指责的,谁还没点追求?人家那叫事业心强!而且她说喜欢孩子也确实不像是假话,搞好了关系将来照顾照顾星野菜菜也不错。

他把这事记在心里,准备要是警方公布案件告破了,马上就用星野菜菜的名义给西九条组送面锦旗,给西九条琉璃本人送个超大型的花篮,捧个场结份善缘。

他在心里盘算好了,又想起一事,问星野菜菜道:“对了,户布织上次问的那几个事儿,你想好了吗?”

星野菜菜默默掏出了一张纸递给吉原直人。这段时间她一直通过吉原直人这傀儡和户布织沟通,只是以前吉原直人问她要答案,她总是要卖弄一下口舌,或是嘲笑或是讽刺,总是要刺挠刺挠吉原直人才开心,但这次……她半个屁没敢放。

吉原直人看着她直乐,这货平时也这么乖巧安静那能讨人喜欢十倍。吉原直人知道星野菜菜在怕什么,平时星野菜菜够聪明行事也端正大气,很少有值得说嘴的把柄落到吉原直人手中,所以有恃无恐之下,常常翻着白眼对吉原直人怪声怪气。于是现在她“落难”了,很怕吉原直人落井下石,抓着水漫金山的事大肆嘲讽她。

更害怕这成了终身污点,吉原直人打算说一辈子。

不过吉原直人毕竟是成年人了,不会像星野菜菜那么喜欢耍嘴皮子——耍嘴皮子星野菜菜基本是无敌的,什么事她都能叨叨几句,但真要实际操作起来,她就立马歇菜了。

吉原直人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打算,转头对厨房里的桃宫美树叫道:“美树,还没好吗?快点来坐下吃饭,时间有点紧了。”

“好的,吉原君!”桃宫美树赶紧将蔬菜饼和煎蛋培根送了上来,也跪坐到了桌前。她这是早上临时改了食谱,只是倒腾燕麦就花了不少时间,所以有点手忙脚乱。

等她坐好了,三个人一拍手齐声说了声“我开动了”,然后各自下手。桃宫美树柔柔笑着点头也附和了一声,偷偷把一块双份蔬菜的饼推给了星野菜菜。星野菜菜没敢抬头,小脸微红扁着小嘴默默接过。

小月弥生尝了尝煎蛋,正是全熟微焦的,又尝了尝培根是脆脆的,顿时眉开眼笑——桃宫美树已经摸清了他们三个人在饮食上所有的喜好,绝对是这个临时家庭中的金牌厨师。

小月弥生冲桃宫美树甜甜一笑,撒娇道:“美树姐,你真好!对了……”她握着小拳头举了举,“美树姐今天要加油哦!”

桃宫美树手上动作一顿,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嗨,我会加油的,弥生酱!”

今天她要到SPM投资去正式上班了,她为此死记硬背了一肚子她自己都不明白的名词、理论,还买了漂亮的职业套装和名牌化妆品,算是正式踏入了白领生活。

只是她心里很虚,也委婉的和吉原直人讲了条件。

她去了公司不是以股东的身份,而且坚决不干什么部长。她挺有自知之明,她性格和能力是绝对无法服众的,与其被人在背后偷骂,干脆一开始就别坐那个位置。至于股东身份,她就从来没想过拿星野菜菜那百分之三十的收入,在她看来那不道德。

只是星野菜菜给她打钱又不需要她同意,她是有苦说不出——拿良心难安,但拼死反对会不会成了不知好歹?或者被理解成不想一起生活?她是很在意在吉原直人眼中形象的!

吉原直人考虑后和星野菜菜商量了一下,也妥协了。桃宫美树确实不是那块料,她拿着菜刀站在厨房那是信心满满,指挥鸡鸭鱼肉毫无问题,你就是让她准备一只长着鱼头鸡屁股三只猪蹄的羊她也能给你端上桌,但管活人怕是不行。

不过这毕竟是星野菜菜眼中可以有限信任的人——这已经很难得了,这货整天看谁都像是骗子!不可能把桃宫美树放到公司当个倒咖啡的小文员!不然桃宫美树身为幕后隐藏BOSS认可的同伴在自家公司里被人使唤过来使唤过去?这像什么话!

于是最后答应桃宫美树自立一部,当光杆部长,不带部下,依旧服从于星野菜菜的单线指挥。

四个人吃完了重新从营养学上搭配过的早餐,桃宫美树又连忙去换衣服加补妆,吉原直人先下去发动车子。这个临时家庭中就他会开车,他要先把星野小月两个小鬼送到学校去,然后再带着桃宫美树去上班。

在他想来,怕是以后不短的时间内都要这样了——像个正常的上班族那样!

男孩起名
千里送药物,"疫"重情更重:太极集团等无偿捐赠印尼中成药
开利空调移机服务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