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天穹武破第七章神品仙技血戟九式营养

2021-01-15 03:21:55 来源: 兰州家居网

天穹武破 第七章 神品仙技:血戟九式

万丈山巅之下,面色稚愣的少年与身形虚幻的蓝袍老者相对而坐。

“三阶仙修,身怀神器榜排名第二的嗜血逆天戟,小家伙,虽然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看,但日后成就定能惊天动地!”此刻的老者,一头黑发披肩,显得分外的洒脱,脸上总带着温和的笑容,眼神却充满着羡慕的神色。

“前辈过奖了,小子不求凌驾天地,只求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就行。只不过前辈之前所说的神器榜却又为何物?”林远苦笑道,他来自一个及其偏僻的小镇,实在是没听说过所谓的“神器榜”。

“也难怪你会不知道,我看现在在这大陆上,知道的不会超过百人。远古的时候,在上品神器之上更有十种超越神品的无敌神器,凌驾于万器之上。而这十种超级神器被当时的人们编制成了一个排行榜。而你现在的这把嗜血逆天戟就在此榜排名第二!”老者缓缓的道。

“可是前辈......”

林远还未说完,老者又接着道:“老夫知道你想问什么,之前山巅上的战斗我也感觉到了。魔主赤洵之所以没有强抢这把神器,是因为在与神器的交战中他也是受了极重的伤,而且害怕神器的临死一击,那等攻击,即使是半主境的他挨上了,恐怕也并不好受,其次,神器这次自毁道行,由上品神器一下子掉到了凡品等级,已经不值得他再拼命抢夺,再者十种超级神器基本上都会自选主人,被选上的神器拥有者就称为'天选者',神器便会衷心护主,直到身死道消。还有,以他半步帝主的实力不敢下崖底来......”

“恩!多谢前辈解惑,晚辈明白了。”

“哎!小家伙,老夫恐也将不久于世了。也好,既然遇见了你,便是缘分,今后一定要善待神器,切莫使其落入奸人之手。来,来,来,你跪下,拜我为师,我传你些保命的本事。”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林远没有半点犹豫的拜了下去,这是自己的一个大好机会,不拜白不拜。

看见林远磕完了三个响头之后,神秘老者满意地点了点头。

“恩。很好!徒儿啊,等你实力强大点以后,可以尝试进入血戟里的空间之中,相传,每一种神器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仙技,而这把嗜血逆天戟的仙技名约'血戟九式',乃神品上等!一重更胜一重。修至大成,可毁尹滨个人总结出产品研发标准化规范化流程如下:天灭地,焚山煮海。”

“咻!”

一道光束射进了林远额头,然后消失不见。

“此为我的家族符文,共八笔。与人对战只需以体内的仙气催动,就可以发挥其妙用,一个笔画为一倍,大成之下可一次发挥八倍战力!‘’

就在老者与林远越聊越欢时。终于老者原本虚幻的身影变得越来越透明,讲到最后:“徒儿啊,这项链里有为师此生所有的收藏,希望你能好好利用。还有在我陨落之后,已经不记得家族的情况了,只知道你额头上的字是我家族的姓氏,而家族所在之地是天玄帝国一个叫仙源的小镇,若是今后有缘去那里,我的家族未曾完全没78,331落的话,还请看在为师的面上尽可能的帮助一下他们。”

仙源镇?那不是自己所居住的小镇子吗?听了老者的话,林远这才留意了一下额头上的那个族纹,那里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老人去世未见儿子“林”字。其实仙源镇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不小,而要说其中姓林的家族的话应该有......

脑海里顺了一下思路,林远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望向老者那虚幻的身影却是多了分异样的不舍。

就在老者那虚幻的身影即将完全消失时,一声极其干脆的跪地声传来,然后稚嫩又坚决的少年声音传出:“不孝子孙林远,恭送先祖,祝先祖一路走好,今后的家族,由我振兴!”

没有任何的回应,这天地之间好像永远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任由少年稚嫩的声音在山谷中夹杂着回音经久不散,只是未曾有人看见,就在老者消失前一刻,那张苍老的脸颊上尽是微笑......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跪地的少年缓缓站直了身子。一缕神识进入了先前的项链之中,项链里的空间大得离奇,仙技,仙器,各种符录仙丹应有尽有。

“先祖不愧是曾经屹立在仙气大陆最顶端的传说级强者,这等收藏恐怕我这辈子也用不完呢。咦,那是什么?”

在众多的符录中,林远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此刻那张奇怪的符录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走进之后,一把将之拿起,随之其上的一道残念传入脑中。

“吾之传人,此为传送符,将仙气灌入手中,把它捏碎,就可传送道自己想要到达的地点,切记,此符只可使用一次。”

遭 老鱼 费什和 高人 伊斯内尔双杀 脸旁上渐渐被笑容所布满,此刻的林远终于是满心的欢喜,离开家里这么久了,总算是可以回家了。于是毫不犹豫地将仙气尽数灌入手中,碾碎了手中有些灰尘的符录,嘴里还默默地念叨着:“哈哈哈,爹爹,娘,小诗,你们还好吗?等着我,我马上就回去了,马上......”

光芒在手中越来越璀璨,直到后来渐渐的覆盖了林远全身。然后“咻”的一声,朝着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方向飞略而去......

“人言落日既天涯,望极天涯不是家。林远哥,快回来吧,家里最好了。”左诗眨吧着大眼睛,小手托着香腮,呆呆地望着窗外,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小姐,老爷请您去议事厅一趟。”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左诗的发呆。

“恩!好的。我这就去。”回过神来,左诗答道。

快步行至大厅,可此刻厅中却早已满坐,林天紫雨亦在其中,一片紧张的气氛压抑在众人心头。待到左诗入坐之后,首位之上的左云,缓缓地站起,低沉又略带沙哑的话语在大厅中响起。

......

2岁小孩积食怎么办
阿瑞匹坦胶囊副作用是什么
贵阳男科治疗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