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天庭招办处第章返还营养

2021-01-15 03:20:16 来源: 兰州家居网

天庭赚再多钱也没有意义了。”市民陈伯站出来吐槽称招办处 第41章 返还

众人眼前一花,李振已经出现在李毅身边,右手就像一把铁钳,牢牢地抓住李毅扬起的手掌。

“李振,谁让你进来的?”

看到李振冲进来,还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李毅勃然大怒,使劲想要挣脱李振如同铁钳的手掌。而下一刻,李毅双眼圆睁,带着丝丝不可置信。他全力想要摆脱的手掌,竟然纹丝不动。

“够了吧...”

李振脸色冷峻,双眼似乎有两团火焰在燃烧。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狼狈,被人打的满脸浮肿眼圈发黑。而且打他的人,还是李存的亲兄弟,只是因为遗产问题。

李振真的很想打人,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于情于理,他始终都是晚辈,不能动手打只隔了一层肚皮的亲伯父,这让李振心中感到很是憋屈。

哪怕这个伯父只是名义上的。

手指一松,李振收回了自己的手,双眼担忧的看着李存。

“蹬蹬...”

一直用力想要挣脱李振手掌束缚的李毅,由于猛然间失去李振的手掌禁锢,重心不稳,退后了几步。

“不要以为有了遗嘱,你们就真的能得到李家的财产。现在我命令你们,滚出去...”

活动了一下有些发红的手腕,李毅伸手指着病房的门外,面带轻蔑的说道。他与李强一直负责李家的工厂,他们只需动一动手脚,李振一家不要说得到钱财了,不往里倒贴就烧高香吧...

“哼。老三果然养了一个好儿子...”

李强此时已经恢复平静,扶了扶眼镜,冷哼一声。

“我说过不想再看到你们!果然,你们一直赖在这,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遗嘱会有你们的好处?真是心机深沉,一家人都在算计李家...”

刘翠花冷冷的看着李振父子,眼中竟然浮现一抹厌恶。

秦陌此时也走进了病房,她一声不吭,默默地走到李存身边,伸手扶住了李存。以秦陌的脾气,这个时候一句话不说,显然,她对李家已经失望透顶,与这一群不可理喻的人,懒得说一句话。

李存忽然挣脱秦陌的搀扶,一张已经看不出原本相貌的他,咧嘴一笑。只是这笑容,多少带着苦涩:“遗嘱的事情我不清楚,李家的财产我也不会要一分。我只想,送父亲最后一程...”

“老三,收起你那虚伪的面具吧,李家财产有你三分之一,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

李强嗤笑一声,显然不认为李存的话是真的。面对李家三分之一的财产,上千万的金钱,就算是李强司空见惯,也难免心生贪婪,更何况李存这个穷了一辈子的人。

“我真的...”李振苦笑着摇着头,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低声道:“我没想过李家任何的好处,遗嘱既然已经写了,我拒绝就是...”

“拒绝?”李强脸上带着更多的轻蔑:“老三,你脑子不会是坏了吧,遗嘱一旦立下,就具有法律效益,岂是你想拒绝就拒绝的,这个时候了,你好装什么好人?”

李存干脆闭口不言,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会被认为是狡辩是虚伪。

李振一直冷眼旁观,他踏前一步,从李强手中夺回遗嘱,扫视了病房一圈。病房中李毅满脸怨毒,刘翠花满脸厌恶,李振的两个姑姑满脸冷笑,其余亲戚无不是面带轻蔑。唯有两个医生穿着白大褂,站立一边,面色木然。

争夺财产,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也不为奇。

“你干什么,是不是遗嘱在我手中你不放心?”

李强脸上带着怒意,更加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李振这是要把遗嘱带回送到律师事务所了。一旦遗嘱被送到律师事务所,遗嘱就真正的具有法律效益,谁也不能违抗。

“嗤啦......”

李振面无表情的把遗嘱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遗嘱已经没了,我们也不稀罕你们李家的财产,这下你可满意了...”

李振的行为,让病房为之一静,所有人都像看傻子一样。

这可是上千万的资产,不是三块五块...李振竟然把遗嘱撕了!

在房间中的角落里,刚刚去世的李茂,在白无常的监视下,整个鬼魂都有些晃动。

他看见了,看见了一切,谁真谁假,一目了然...可惜,他已经死了...

“不过...”李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遗嘱我已经拒绝了,返还给了你们,我父亲挨打这件事,我们是不是要好好算算?”

“怎么,你还想打人?”李毅梗起脖子,扬起自己的脸:“有种你打下试试?”

“他敢!”刘翠花冷喝一声,冲着身边李振的二姑姑说道:“把阿晟阿兴兄弟俩叫来...”

“二弟不仅是他的二伯,还是李氏集团的总经理,我还真不信他真的有胆子打老二...”似乎是吃定了李振,李强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李振。

李存父子是什么性格他很是清楚。特别是李振,一个孬种而已。以前在李家受到了欺负,从来不敢还手的。

况且,李家第三代,可所以我从1980年代起就接触到很多越南菜。我一直幻想去越南吃地道的越南菜。是有弟兄两个。一旦动手,李振绝占不了便宜。相反,他会像老三一样的下场,被打的面目全非。

“你打下试试?来啊,不打你就是孬种!”

轻蔑一笑,李毅更是不屑。

“啪...”

一声耳刮子,堵住了所有人的嘴,让他们呆然不知所措。

李振竟然真的打人了!

而被打者李毅,也懵了,张大了嘴吧,血水混合着几颗牙齿流了出来也浑然不觉。

“如今,遗嘱被毁,你打我父亲我也已经返还,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再无瓜葛。”

李茂已死,李存再也没了牵挂。至于母亲刘翠花,李存不禁伤心透顶,李振能感觉得到。李存似乎已经放下李家这个牵挂。

“奶奶...你可要为我们做主,李振那个混蛋,把我的手都弄残了!”

距离李振进入病房,并没有多长时间。李晟还没来得及去处理伤势,就被二姑李烨叫住,进了病房。刚一进入病房,李晟就开始告状,颠倒是非。

李晟举着的手腕无力的耷拉着,巨大的疼痛让他满头大汗,嘴唇有些哆嗦,脸色惨白。李兴也好不到哪去,胸口一个清晰的脚印,整个胸口都微微有些凹了下去,嘴角边还带着一抹醒目的血迹。

房间内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看到兄弟俩的惨状,无不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晟少手腕碎裂,已经没有机会复原了。兴少断了四根肋骨,再不及时治疗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其中一自2014年1月24日始个戴眼镜的中年医生,走上前来,检查了两个人的伤势,满脸震惊。

这个李家不愿意承认的孙子,下手好狠!

秦陌也呆住了,在进病房之前,李振动没动手她很清楚反驳道:“你们这是诬赖,阿振不过捏了一下李晟的手腕,踢了李兴一脚,就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反正秦陌不相信,她的儿子她最清楚,李振还没这么厉害。这两个家伙一定是装的,那个医生一定是在说谎!

“陈大夫是历城人民医院最有权威的内外科专家,他会说谎?老三,你看看你儿子,下手好狠毒!”

李毅满脸怨毒,心疼的看着李兴。

李兴的母亲李晟的母亲,更是张牙舞爪的冲上前来要撕扯李振:“你这天杀的,”

病房内一片混乱,只有那两个医生满脸震骇。要是秦陌说的是真的,李振岂不是成了超人?

“滚!”

病房中的混乱,就像李振的心情一样,他冷冷的大喝一声,犹如晴天霹雳,整个病房立即安静下来。

“我们走吧,有心在,哪里祭奠一个人,都成...”

李振一刻钟也不想呆在这里,扶着李存,就要离去。

“反了...反了,连续不断研究世界女装的流行趋势伤了三个人,以为李家真的这么好欺负?报警,让周局长亲自来...我要让李振坐大牢!”

看着李振一家子要走,刘翠花颤颤巍巍的掏出,拨通了公安局的。

湖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玉林哪家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