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天将夜第五百五十九章舞阳周家营养

2021-01-15 03:20:52 来源: 兰州家居网

天将夜 第五百五十九章 舞阳周家

顺着官道一路而下,苏离再一次来到了三清山的附近,看着眼前有些熟悉的群山,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当年逃亡的时候,若非三清观内的那几位出手相救,他可能早就踏上了黄泉路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到今天掀起如此大的影响力p> “既然顺道来了一趟,那就去看一看甜甜,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当初走的匆忙,如今正好感谢一下他们。”

顺着山道,苏离领着苏命一路向上,走在路上,苏离眼神闪过一丝疑惑,虽然三清观不是什么圣地,但是对于当地的老百姓而言,依旧是一个经常上香祭拜的地方,然而看着这四周的环境,显然是许久没有人走过这山道了。

压住心中的疑惑,加快了脚步,苏离很快的便来到了三清观的大门口,原本古朴大气的匾额已经断裂了一般,原本意蕴十足的道观也变得破败不堪,原本居住在这里的人,显然已经离去了。

“出事了。”

苏离低声喃喃道,眼中闪过一抹杀意,看样子应该是因为他的缘故。

“这个道观应该是出事了。”随意打量了一番四周的环境,苏命还是有些好奇的,看着道观的布局装饰,应该也是有一些底蕴的,应该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苏离摇了摇头,淡淡道:“先下山,找人问一问,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没过多久,苏离便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处小村落,村内居住了一些普通的来百姓。

听到苏离的来意,村内一名中年男子有些遗憾的说道:“应该是年前,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军队封山,甚至听说有几位强大的修行者登天而上,将三清观给清扫了,似乎是说有妖道蛊惑人心,而且听说是皇后娘娘亲自发的旨意,哎,真没又想到会是这样,本来这附近的村民都觉得三清观蛮好的,却没有想到会有妖道。”

苏离冷冷一笑,脸上充满了不屑的神情,“妖道,还真是可笑,千山玲珑也真是够不要脸的,因为我的事情,居然会对一个久居山林的道观出手。”

苏命站在一旁拉了拉苏离的衣角,而后对着前面努了努嘴,让他注意一下措辞。

苏离刚刚的话语,没有避开之前的那名中年男子,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自然是让他一脸震惊,不知所措。

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秦帝与皇后两人在整个大秦老百姓的心中是何等的崇高,否则当年帝辇路过泸州城的时候,一路上又怎么会有万民下跪的场景。

“走吧,既然已经离开了,有缘江湖自然会再见,现在该去看一看舞阳城内的人了。”

......

......

江南一郡之地,却广阔无比,舞阳城位于中央的位置,属于交通要到,人来人往的,让这座城池变得繁华无比。

而且江南郡如今的四位边境大将军之一,周知礼的府邸便坐落在城内,周家在江南也是一等一的望族,赫青松叛变,让原本这些大将军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若非当初秦帝亲自走了一趟,也许那个空缺的位置根本就没有人补上来了。

不过就算是如此,周知礼作为当初拦住大隋獠牙的儒将更是得到了秦帝嘉奖,如今在江南郡内可以算是一言九鼎,周家的地位更是扶摇直上,声望不再四大门阀之下。

周家除了那位儒将,还有一位忘情剑,周忘情同样也是周家的顶梁柱之一,在军中的地位同样不低,如今我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还有这样零成本的基金会。很感谢公众和舆论的监督也算是坐镇在府中,掌控一道的兵权。

周家的队伍威风凛凛的驶过街道,为首的便是周家两位义子之一的游离,与之同行的还有一位妙龄女子,披甲背剑,英姿飒爽,妙云迪可是舞阳城附近数一数二的佳人,不仅容貌上佳,修行天赋更是不凡,如今不过二十有六,却已经跨入了六境的天地,而周家剩下的两位义子同样也是跨入了五境上品的修为,甚至听说那位刚刚满二十二岁的游离已经半只脚踩在了六境的门槛上。

周家晚辈只有那位周望川有些成就,只不过还是太过年轻,如今才不过五境下品的修为,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两位义子与那位义女却是非常的优秀,这也让周家的氛围变得有些怪异。

三人纷纷下马,跨入了周家的大门。

“云迪姐,听说锦家联合那几个白痴家族似乎对我们有些异议啊!”走在右边的应青山慵懒的笑着说道,只不过他微微眯着的眼眸之中却是充满了冷意。

“义父让我们回来自然是有所准备,会有让你出手的机会,不用担心。”妙云迪目不斜视,走在最中央,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也知道自己这位姐姐的脾气,应青山耸了耸肩不再言语。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周家的大厅之上。

“见过二叔。”

三人纷纷对着上座的那名中年男子行了一礼。

“呵呵,辛苦你们了,让你们从边境特意跑一趟回来。”坐在上方的周忘情温和的点了点头。

“忘情叔,我们这一趟可是走的很辛苦,您可别让什么阿猫阿狗来应付我们,你也知道我在军中待惯了,这杀气有些重,要是不注意,可能会弄出人命,这就不好了不是。”

应青山转过头来看了看坐在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眉宇之间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呦,这不是锦家的二爷,怎么今日有空来我们周家了?”

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那名青年刚刚准备开口,却被他伸手拦住了,中年男子面带微笑,丝毫没有受到挑衅一般,轻笑道:“两位公子,和妙小姐都回来了,看样子周家这一次可是下了大血本,不过也是,周家晚辈不成器,也就只能靠你们这几位义子和义女了,只是希望七日之后,练武台上不要失手,既然消息已经通知到了,那么我就不多留了,就此别过。”

中年男子站起身来拱了拱手,而后转身离去,跟在身后的青年冲着应青山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离去。

就在两人刚刚准备踏出大厅的大门之时,一直闭目的游离突然睁开了眼睛,“望川是你们锦家人那个人打伤的?”

“怎么想要报仇?那就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了,是我哥锦一夜出的手,有本事到时候一分高下。”青年停下脚步嘲弄的看着游离说道。

点了点头,游离转过身来,目光平淡的看着青年,淡淡道:“回去告诉锦一夜,他的命我要定了,还有你们锦家的下一代,练武台上不要遇见我,我不会比试,我只会杀人。”

中年男子目光一凝,霍然转身,六境之巅的气势爆发而出,冷冷道:“游离你是在威胁也获得了极高的关注度。锦家?”

妙云迪上前一步,挡在了游离的身前,同样六境的气息爆发而出,她的手落在了白色的剑柄之上,冷淡道:“威胁又如何,锦二爷若是想要在这里出手,云迪可以陪您试一试。”

感受到妙云迪身上一点一点洋溢起的剑意,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转过身,大步朝着屋外走去。

“妙云迪,跨入六境,已经不是小辈了,这一场演武你没有资格参加,哼!”

看着锦家人离去,三人这才看着上方的周忘情,询问道:“叔,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忘情皱了皱眉头,说道:“咳咳,周家势大,有人不愿意了,锦家不过是一条狗而已,真正躲在背后的是沐家和王家,你们也知道这些年来王家的力量一年不如一年,趋于四阀末尾,而且与洛、青两家更是不能相比,现在就连沐家也远胜他们,周家若是做大,他们自然是不满,所以才会有这一次的事情,具体的先不说,游离还有青山你们两个先去看一看望川那孩子,这孩子如今把自己关在房间内,还过不去那个坎,你们也算是陪他一起长大的,帮我劝劝他,云迪你先留下,我还有事和你说一说。”

“是!”

妙云迪看着周忘情有些奇怪,询问道:“二叔,怎么了?”

“我要和你说的不是这一件事,残疾人危重病紧急援助基金管理办法练武之事我和你义父也不是太在意毕竟有游离和青山在,六境之下,同辈之中,这江南还没有几人能够打败他们,我说的事情,与你手中的那柄剑有关。”周忘情看着妙云迪腰间的那柄雪白的长剑。

妙云迪微微一愣,神情有些恍惚起来,若是周忘情不说,她都快要忘记这件事情了,当初那个少年倔强的面孔还能够记得,这柄剑她一直带在身边,便是为了等那个少年回来。

“那个苏离来了?”

“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清虚天择徒,他此前还在咸阳,应该还在清虚天内,不过他的实力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已经是站在年轻一代顶尖的位置了,更何况如今书院与帝都几乎决裂,这件事当初本就是我们的失误,在那些人面前,我们周家还是太小了。”

周忘情有些担忧的说道,周家在如何势大,终究底蕴不足,七境宗师不过两人,虽然这些年兄长有望在上一步,但是还是不够,书院无需他人,只要一位八境大宗师走一趟,他们根本就挡不住。

“二叔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若是苏离想要报仇,我自当一命还他,不会让他牵连周家。”

长沙治疗阴道炎多少钱
南京男性功能障碍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