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地狱向左第四十九章五人小组营养

2021-01-15 03:21:42 来源: 兰州家居网

地狱向左 第四十九章 五人小组

弑神小组预备队员培训班里坐满了人,宁小倩和杜莎站在台上环视着下面。按杜韩庚还高调透露自己在兼顾音乐的同时莎的意思,本来不需要全员到场,反正心中已经早有人选了。但阿克蒙德非要这么干,他的意思是:让没被选中的学生们都看看,有能力的学员已经开始外派执行任务了,你们再不努力,离喂吞天就不远了。

好吧,他是班主任,一切他说了算,杜莎只能从了他了。

装模作样的差不多了,杜莎伸手一指:“你,成吉!”“还有你,加藤!”“最后是你,林玲玲!”

被点到名的三个人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位魅魔大小姐为什么选中他们,也不知道这次任务是啥。进入弑神小组以来,他们唯一算是出过任务的一次就是上回月考了,那次有丁甲乙这尊大神在,所有人没怎么费劲就全员合格了,现在丁少不在,他们对于即将到来的任务有点发怵。

杜莎也没法在班里跟他们解释什么,于是招招手示意他们跟她走,把他们领到了阿克蒙德的办公室。

阿克蒙德看着板板整整站在眼前的三人,还是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效果才会更好。脾脏最佳排毒时间:餐后是最容易产生毒素的时刻“为什么挑中他们三个?”

“很简单”,杜莎答道:“成吉和加藤生前都是人类,死后才来地狱,不用乔装打扮就是人类形象,尤其加藤,好像刚死不久,我记得没错的话,10年?还是20年?”

“8年”,加藤插嘴答道。

“好,8年,8年时间人间界应该变化不大,我们这些人里除了死了很久的,就是异界种族,没有人熟悉人类世界,非常需要一个向导,加藤正合适。而林玲玲是厉鬼族的,只要拾掇拾掇,把头发梳到后面去,把她那身白睡衣换了,再往脸上拍点粉底,遮住皮肤上的青色,跟人类也没什么区别。”

阿克蒙德一摊双手,“这就完了?你选中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容易伪装成人类?”

“不光这样”,杜莎笑了,“看来老师您平常也不怎么关注学生们呢,成吉是班里法力最强的,加藤是力量最强的,林玲玲是敏捷最强的,而我是念力最强的,再加上比我还要强的宁姐姐,我们五人就形成了一个实力均匀、各有所长的小组,无论单独行动还是打配合都游刃有余。”

“好,好啊”,阿克蒙德也笑了,“所有环节都被你算到了,丁甲乙这小子真是有福气......”

“老师!”杜莎大眼一瞪,打断了他,虽然这次任务就是冲着丁甲乙去的,但听了他的名字,她还是不舒服。

“好好好”,阿克蒙德递给杜莎一张通行证,“拿着这个去找五殿老阎,他会帮你们打开去往人间的通道。这次行动以宁小倩为组长,以你为副组长,你们一定要记住,人间形式异常复杂,不比地狱,到了那里,你们一举一动都要小心谨慎,行了,时间不等人,你们准备准备就出发吧。”

杜莎接过通行证,交给宁小倩来保管,领着其他人去做行动前的准备了。

看着走出办公室的五人小组背影,阿克蒙德一声长叹:“老啦,老啦,不服老不行啊,地狱是他们这帮小鬼的,也是我们这帮老鬼的,但终究是他们这帮小鬼的啊!”

**********

人间界,德米尼国首都勃林城,菩提树下大街,某家餐厅。

丁甲乙刚刚知道这条街道名字的时候吓了一人民币升值跳,以为这个国家是“第安大西天”的势力范围,后来看到街上车水马龙,一派繁华,跟那些穿着僧袍的穷酸秃瓢怎么也扯不上关系,于是想明白了:人家叫“菩提树下”,又不是“菩萨腚下”,是自己太过紧张,草木皆兵了。

好不容易在餐厅里耗到了时间,看了看表,9:55了,还有5分钟总统就要开始电视演讲了。他打了个响指,示意尿丸开始行动。5分钟时间,足够他们俩从这跑到贝乐芙宫,提前太久反倒没有必要。

结了账,爷俩从餐厅后门出来,拐进了一条没人进出的小巷子,前后看了看,确定没人,他们身形一动,巷子瞬间空空如也。之所以这么做接受全世界“星际迷”的检阅和膜拜。这个创造了4部电视影集、11部电影和无数银河梦的传奇故事,是因为餐厅里人太多,大街上人也太多,那么多人盯着呢,俩人无缘无故消失,肯定会引人注意。这种诡异场面难保不会被人联想到早上的,万一再惊动了德米尼总统,搞得他老人家改变日程,再寻找下一次行动机会就太耽误时间了。丁甲乙现在是见识到了人类的智商和谨慎程度,他不会对这个物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

......

贝乐芙宫,总统办公室,多家电视媒体的和摄影师已经就位,十几台摄像机已经对准了总统,就等着他开口讲话了。

德米尼总统身上有许多人尽皆知的怪癖,其中之一就是演讲从来不用稿子,此刻他正襟危坐,在心里捋了一遍演讲内容,然后微笑示意各个机位,自己要开始了。

“敬爱的德米尼人民......”总统的开场白还没说完,突然愣住了,他感觉头顶被谁摸了一下,他回头看了看身后各站一边的助理和保镖,那两个人也向他投来纳闷的目光。

就在所有人——包括和摄影师在内,都疑问地看向总统先生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先是总统面前的办公桌上,一个杯子被打翻在地,“乒”的一声碎裂声还未结束,紧接着离总统最近的一台摄像机也突然翻倒了,“咣”一声砸在大理石地面上,摔成了八瓣。

所有人都愣住了,刚刚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总统身上,他们都确认没人去碰总统身前的杯子和摄像机,那眼前发生的一切......可就耐人寻味了。

这一幕的目击者可不仅仅是办公室里这十几个人,除了被摔坏的摄像机,其它机器可都在正常工作,也就是说,全国老百姓,只要是此刻坐在电视机前的,都是这一幕的目击者。

总统狠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电视演讲推迟!给我接通勒内的私人!”

......

......

回去的路上,尿丸的脑袋已经被丁甲乙拍出无数个包,呈现榴莲状。

他带着尿丸是以防万一的,因为尿丸的“崩坏术”非常方便,可以隔着物体无声无息地破坏内部构造,比如昨天晚上熔化锁芯,再比如刚刚在贝乐芙宫熔掉监控头的内部电路,这些从被破坏的物体表面都看不出任何破绽,一时半会不容易被人察觉。可是没想到尿丸竟然给这次行动带来这么大的乱子。

“你是猪头啊!叫你小心!小心!你话说不清楚,听还听不懂吗?!”丁甲乙勃然大怒。

“对母鸡(对不起)”,尿丸揉着满头大包,“干柴伦家不小心拌呢一跤(刚才人家不小心绊了一跤)。”

看着他楚楚口粘的样纸,丁甲乙也不忍心再去责怪,只是昨天的行动已经搞的鸡飞狗跳的了,今天再来这么一出,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最关键的是,德米尼总统脑子里也没有关于扎加拉的消息,这对他来说无疑又是一个重磅打击。

“娘希匹的,屋漏偏逢下刀子,这都什么事!”在人间憋了好几天的丁甲乙,这时候脾气终于上来了。

沈阳哪家男科好
宫颈炎宫颈糜烂二期
拉萨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